无笙

幸福

薰杏 幸福(上)

@桦桦桦哗桦桦桦☆ 姑娘的点文,抱歉没写完,但会在近期写完。
时间线在薰杏结婚后
私设很严重
(大概)是糖?
其中一条设定是“女人怀孕时非常容易情绪化”

    28岁的杏现在坐在沙发上,啊,无聊啊。杏摸着自己自己滚圆的肚子,已经七个月了。
    “好想找点事情做啊!”但是杏的丈夫早已经打点好一切,什么都不让杏做,只让杏安心待产。
    百无聊赖的杏将视线放在凌乱的桌子上,稍微做点家务,没问题吧。

…………
    于是,映入提前结束工作的羽风薰眼帘的,是手忙脚乱的想把手上抹布藏起来的杏。
    羽风薰眯了眯暗金色的眸子,夺下抹布,“杏,不乖哦~”
    杏缩了下脖子,讨好地抱住自己的丈夫,“薰,欢迎回家。”
    “嗯~杏酱~”杏听到羽风薰对自己久违的称呼和刻意拉长的尾音,觉得不妙。忙开口解释,“只是在家里待在实在太无聊了,才……”杏话说到一半,看到了羽风薰眼下的黑青,鼻子突然泛酸,眼泪不住地掉下。
    杏伸手抚摸羽风薰眼下的黑青,“薰 很累吧?”羽风薰见状,不忍责备心爱的妻子,温柔地擦掉杏的眼泪,将杏抱紧,“一想到我心爱的妻子和即将出生的孩子,我一点也不累呢♪”然后拉着杏走到沙发前坐下。
    杏破涕为笑,把羽风薰的脑袋轻轻放在自己腿上,“薰这么累,先休息一会吧。”
    羽风薰企图其实,却被杏用温柔却不容抗拒的力量阻止。
    杏温柔抚摸薰的脸,看着羽风薰慢慢合上眼安心在自己腿上,已经这么可靠了啊。
    杏突然想起了与薰啼笑皆非的初遇:那时杏正在为trickstar准备慰问品,羽风薰突然闯入想要带杏走,杏感到危险,身体先意识一步做出反应,杏躲在橱柜直到衣更真绪来救出了她。
    初见的印象太差,以至于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看见薰就跑,直到薰说出“再见到你,我一定会认真追求你”的话时才彻底对薰改观。
    杏看着薰好看的眉眼,什么时候认定了非这个人不可呢?杏想起和薰确定关系的那次约会,薰跑去给杏买奶茶,杏在原地等着薰的时候却被几个流氓搭讪。杏在手足无措之时薰及时出现,高大的身躯护住杏,挡住了杏的所以不安,那个时候,就已经认定非他不可了吧。
    幸福感涌上心头,杏开心的笑了,啊,有点困了呢,杏握住薰的手,歪头睡着了。

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却只写了这么一点,因为我是高三党,很忙没时间写,并且我成功的——卡文了,所以就更慢了。
过几天还会再写一篇薰视角的,这篇点文就写完了,另外一问,大家对杏孩子的小番外有兴趣嘛?
   
   

欲言无声

零杏暗恋向

odc预警,乱起名系列
之前活动课程开的脑洞,一直没有写

〔吉他果然还是很难吗?〕

〔吉他的弹法吗?嗯,确实不简单哦。〕
〔但是,只要有心去学,也不是很难。〕
〔如果小姑娘有兴趣,可以去问问小狗哦♪〕

    果然是这样,杏低下头,掩盖眼里的失望。
    零……朔间前辈,你总是这样,用温柔的、却不容抗拒的力量把想要靠近你的我推开。
    杏平复了下失落的心情,抬起头,“前辈,我还要陪trickstar练习,先告辞了。”
    朔间零诧异:不是才来么?却没有多想,“嗯,去吧♪小姑娘努力的样子真是让人移不开视线。”
    杏看着朔间零,眼泪却差点流出来,那双红色的宝石般漂亮的眼睛,一如既往地温柔地注视自己,自己却怎么也拉不近和他的距离,好痛苦啊。
    杏再次低下头,掩饰自己外溢的情绪,“失礼了,re……朔间前辈。”
    杏几乎逃一般的离开,跑到无人的楼梯间,终于忍不住放声哭出来。
    零前辈,你说你是梦之咲的活字典,只要是这个学校的事你都知道,那么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呢?或许你是知道的,才会一次次的将我推开,保持那不近不远,令我心痛的距离。
    杏蹲下来,双手环膝,把头埋起来,任眼泪滴落。
    所以,我喜欢这句话,无论怎样都说不出来。

关于设定:(在我看来)杏的官方设定是面瘫话少心理戏超多,我又多加了一条暗恋朔间零。(没错就是我暗恋朔间零)恋爱中的女孩子情感会比较丰富,而且,朔间零给我的感觉就是“会和人保持一定距离”,所以就有了这篇文章。
关于后续:(可能)会有吧,因为作者是个懒癌晚期放弃治疗的人,还有两篇点文没有写,捂脸,我为什么要给自己挖坑啊T_T。
最后,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

祝贺自己爆了两张四星,来个点文吧(๑•̀ω•́๑)

凛杏 凛月生贺

凛杏 凛月生贺

(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写凛杏,写的不好的地方请指出)私设很多

    空教室
    “那么,小凛月就交给妹妹酱了哦!”鸣上岚眨了下眼睛,“布置生日会场的事就交给我们吧。”
    杏点点头,离开了空教室。

    花园小径
   “凛月,在哪里呢?”杏找过了许多凛月可能在的地方,却都扑了空,正在走神的时候,腰被一双手从背后搂住。
    “小~杏,好慢啊,老爷爷已经等了很久了。”凛月懒洋洋的声音在耳边想起。
    好近!杏红着脸,把腰上的手拉下来,却没有松开。“凛月,走吧,大家给你准备了生日会场,你是知道的吧。”
    “嘛,知道的,早上看到了兄长和小鸣在商量着什么。但是呢~”杏怎么也拉不动眼前的巨婴。“老爷爷不想去吵闹的地方啊。”
    “凛月!既然知道了大家的好意那就去啊……”
    “不要~”凛月抱住杏,“除非小~杏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“诶?”杏很诧异,“条件什么的……”
    凛月挂在杏身上,朝杏的耳朵吹了一口气,满意的看着杏脸色发红止了声,“今天呀,就让老爷爷送你回家吧。”
    “诶!!!”杏很迷惑。
    “一直以来都让真~绪送你回家,身为男友的我是会吃醋的。”
    凛月不再挂在杏身上,“走吧,带老爷爷去生日会场。”

空教室
    “啊啊,妹妹酱把小凛月带回来了呢。”首先传来了鸣上岚惊喜的声音。
    随后所有人都围了过来,为凛月送来了祝福。
    ……………
    天色发暗,生日会结束了。
    凛月牵起杏的手,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    杏朝凛月笑笑,递给凛月一个大袋子,“回家才能打开哦。”

    ……………

杏家楼下
    杏依依不舍地放开凛月的手,虽然有些害羞,但是很开心,“我到家了。”杏看着凛月的脸,不太想分开呢。
    凛月笑了,“还有一件事没有做~”杏疑惑地歪歪头。
    凛月搂住杏,“还有,这件事没做~”凛月吻住了杏。
   “……”杏睁大眼睛,不太能接受这种展开。
    “笨蛋小~杏,闭眼啊。”凛月有些不满,但在看到杏乖乖闭眼后都消散了,“嗯,再来一次。”凛月又一次吻住了杏。

    ……五分钟后……
    凛月目送杏的背影离开后,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。
    凛月看着手上杏给的生日礼物,微笑着打开,里面装着一个Q版的凛月抱枕,还有一个黑猫眼罩,附带的贺卡写着:凛月不是一直缺一个抱枕么?
    凛月好笑的看着抱枕,笨~蛋,谁会抱着自己模样的抱枕,况且,我已经有抱枕了,手上的凛月抱枕好像还留着制作者身上的味道,是杏身上的,好闻的味道。凛月身上仿佛还有抱着杏的触感,是世界上,一级棒的抱枕呢~

(啊啊啊我终于写完了,不久可能会再上传一篇零杏,是已经写好了手稿的,要不要直接把手稿丢上来呢?最后,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❤❤)

   

北杏 约会

北杏 约会

@诀明 的点文,不知满意否?
私设满天飞,而且渣文笔请见谅
乙女向乙女向
灵感来自部分灵感来自陈粒《不妙》的歌词“相爱的人都像吧~”
时间线在冬季
本来想写糖,但好像不甜(不会写糖的作者蠢爆了好吧,而且是自己的腿肉感觉一点都不好吃。)
以上,都能接受的话,请往下看↓↓↓

    “啊,这都第几次了啊?”昴流手叉着腰看着一起进班的冰鹰北斗和杏。“就算是在校外凑巧碰上的,也不可能连续一个月天天早上都碰上吧。关系也太好了吧!”
    “笨蛋明星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冰鹰北斗说到。
    “啊,好了好了,两个人不要吵架了。”游木真笑着缓和气氛,“杏酱(之所以用杏酱是因为真叫转校生为转校生酱)和trickstar的人关系好这样不是很好吗?不过话说回来,我觉得杏酱和冰鹰君越来越像了啊,对不对明星君?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北斗扶额,真是呆瓜二人组,视线移到了杏的身上,杏好像感觉到了什么,对着北斗笑的十分灿烂,北斗脸色微红立刻移开了视线,笑得真是犯规。
    旁边呆瓜二人组还在吵闹,这时,预备铃声救了北斗,“呆瓜二人组,上课了,都快点回座位去。不要忘了,今天下午有练习。”
    “好!”二重奏。
……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这是下午练习结束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“话说,今天轮到谁送杏回家了?”衣更真绪问到。
    “是我,”北斗擦掉脸上的汗,冰蓝色的眸子里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。
    “啊,是北斗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    闻言,呆瓜二人组不高兴了,“好过分啊,衣更君,这么说是觉得我不值得信任么?”“阿绪,为什么这么说啊?”练习室变得吵闹了。
    然而此时,北斗和杏已经收拾好了。北斗拿过自己和杏的包,对还在吵闹的三人说了句“我先送杏回家了”就和杏一起离开了练习室。
    ……
    ……

    北斗和杏走在校外的人行道上,杏开口了:“北斗君?”
    “嗯?”
    “我们,去约会吧。”
    “好啊。”
    两人并肩走着,想牵杏的手,北斗如是想,但是我的手很凉,现在又是冬天,这样会不会让杏觉得冷呢?
    正在走神的时候,右手被杏牵着了,北斗略微惊讶地看着杏,原来你和我想的一样,杏回了北斗一个温柔的笑容,将北斗和自己的手都塞进口袋,“这样就不冷了。”
    北斗闻言,握紧了杏的手,“走吧,去约会。”
    “嗯!”
    就这样,两个人一起逛了精品店,甜品店,服装店。不知不觉,天已经黑了,北斗看了看天空,“走吧,送你回家。”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两人就一边聊着刚才的约会朝着杏家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 甜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,很快就到了杏的家。“杏,你上去吧。”北斗在楼下站定,想看着杏回去后再走。
    杏看着北斗,然后把脖子上朴素的围巾取下来,围在北斗脖子上,“你体质偏寒,要注意保暖啊。”杏的脸慢慢变红,“这是我织的,还有……”杏的声音慢慢变小,北斗听不到杏后面想说什么,耳朵朝着杏靠去 ,“杏你刚才说了什么?”
    杏的脸更红,连耳朵都染上了同样的颜色,然后“啾”地亲在北斗脸上,迅速地跑回了家。
    北斗僵在原地,脸上柔软的触感好像还在,脖子上的围巾仍有杏的温度,杏的香气,北斗后知后觉地摸摸被亲的地方,这就是kiss的感觉吗?好软啊,还想要。
    不过,北斗看着杏家的方向,真正的kiss,是亲嘴吧。

(小番外)第二天早上
    “啊,小北又是和杏一起来的,我也要和杏搞好关系啊!”“好了好了,明星君,这不是已经很平常么?诶?”游木真眼尖的瞅到了北斗脖子上的围巾,“等等,等等等等等等等,这条围巾不是杏的么?怎么回事啊,冰鹰君?”“啊,还真是杏的,小北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嘛?”
    “好吵啊,呆瓜二人组!”
   

〔最后,是作者的一点碎碎念:
    在我的理解里,北斗是那种天然的男孩,所以很慢热,有的事情如果对方不开个头,北斗可能就一直都是不淡不咸的状态。所以就要杏主动啦~
    有时间,可能(重音)会写北斗和杏从相遇到相恋的故事(只要我有时间,但我估计没有时间)。
  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!!!〕

占tag抱歉
小天使们还记得我么?我胡汉三(?)又回来写文了!!!(不)
为了祝贺我这次活动爆了两张四星,决定开篇点文,只接受乙女向的点文哦~
小天使快来点文吧(和switch接触还是比较少,所以没法写,其他都可以哦)

姑且算是一篇零杏

零杏
之前的脑洞
零厨看了不要打我
已交往设定

万圣节梦幻祭

轻音部部室

    杏目睹了朔间零的一系列宠弟行为后,手托腮,“真好啊,凛月能有一个如此宠他的,温柔的,帅气的哥哥,我,也想要个哥哥啊。”
    朔间零温柔的笑,摸摸杏柔软的脑袋,“可以把吾辈当做哥哥(欧尼酱~)呦。”
    杏眨眨眼睛,恶劣心起,开口,“我,是想要一个温柔的,帅气的哥哥(欧尼酱),但是我呢,不想要一个温柔的,帅气的爷爷(欧吉酱)啊。”

…………一片寂静…………

    半晌,朔间零缓缓开口,“不是爷爷(欧吉酱),是哥哥(欧尼酱)呦~”
    杏:“爷爷(欧吉酱)!”(响亮的一声)
    朔间零:“不是爷爷(欧吉酱),是哥哥(欧尼酱)呦~”
    杏:“爷爷(欧吉酱)!”(更响亮的一声)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 部室更加寂静
    朔间零眯起眼,笑得很温柔,“杏,真是不乖。”
   
    次日,杏揉着腰,以后还是不要开零的玩笑比较好。

仁杏 未传达的心意(完)

仁杏 未传达的心意

呃,如果想看上篇点进我的博客就可以(不会发链接的作者蠢爆了好吧,求教程)
想加其他人的视角
觉得仁兔和杏之间需要神助攻
创妹被我写崩了不要打我

紫之创
(今天的兔团也在天台洗衣服)
    之前就觉得仁~哥和杏学姐的关系有点奇怪,紫之创如是想,但是,为什么梦幻祭之后关系更奇怪了啊?
    紫之创看着不说话却在不经意间注视着对方的两人,无奈开口,“那个……仁~哥?”仁兔奇怪的看向紫之创。
   “仁~哥一直在看向杏学姐,是有什么事想说么?”
    仁兔慌忙解释,“创亲泥宅缩什喵啊?哪里有看……”仁兔不经意间对上了杏带笑的眸子,更加慌乱起来,本来要搭在晾衣杆上的床单滑下,罩在仁兔娇小的身体,“啊喵,森喵都看不到了。”
    啊,似曾相识的一幕。
    在一阵手忙脚乱之后,仁兔终于从床单里解放出来。
    在大口呼吸了新鲜空气后,仁兔睁开眼睛,对上一双蓝色的眼睛,里面很美,好像藏着很多的东西。仁兔脸变得爆红,别过去不看杏。
   
    紫之创看着眼前的一幕,带着一脸笑意,一手拍着真白友也的肩膀,另一只手搂着天满光,“我们,暂时退场了。”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 你问后来发生了什么?
    紫之创看着牵着手甜甜蜜蜜走在一起的仁兔和杏,带着笑,还要我解释吗?


来自作者的碎碎念:
    终于写完啦,撒花,(估计再不写完真会被打)
    关于情节:其实这部分原来写了很多,但是后来都删掉了,我觉得,留一些空间让读者自己想象不是更好吗?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我写得不一定都是大家都能接受的,留些空间自己遐想是挺好的。
    决定了,下一篇是零杏,脑洞已经想好了。(鬼知道我什么时候开写)
    最后: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   

未传达的心意

仁杏  未传达的心意
之前答应的点文, @愛嬬雪媞 客官,你的点文,不知满意否?因为各种原因拖到了现在。不过终于写出来了!
私设满天飞
(自从看了青春狂想曲,里面有一段描写了本命像蜘蛛般待在轻音部的天花板上后,我就觉得脑洞开得还不够大T_T)
双视角注意

仁兔成鸣
    “森、森喵?你缩杏想要加入网球部?”正在练习发球的仁兔吃惊的看向游木真。
    金发少年羞涩的挠挠头,不太好意思地事,“是的,之前看着杏在为加入哪一个社团而苦恼,就试着邀请她,没想到杏居然同意。仁兔前辈,关于入部申请之类的事……”
    “这些,全部都交给仁~哥就行。”仁兔拍拍胸膛,一副万事包在我身上的样子。
    杏要加入网球部,我很高兴啊!但是,仁兔看了一眼羞涩却难掩高兴的游木真,杏,是为了谁才加入网球部的呢?


    午休时间
    杏在和trickstar的三人吃午饭,明星突然说了一句:“小杏,你想加入哪个社团啊?”
    什么?杏一脸疑惑。
    冰鹰北斗为杏解惑,“本校的学生是必须加入社团的,但是鉴于转校生的特殊情况,不会过于催促你。”冰鹰北斗顿了一下,“不过还是过早做准备的好。”
    “对啊对啊☆”明星靠近杏的,“不然,小杏来篮球部吧!篮球部有我和阿绪☆”明星靠得更近了,像一个小狗一样,杏笑眯眯地摸了摸明星的头。
    冰鹰北斗拉开了明星,“别说傻话,篮球部的训练活动强度很大,转校生是柔弱的女性,受不了的吧。”
    冰鹰北斗的话提醒了明星,“对哦,而且小~千部长的肢体接触很烦人,小杏还是加入其他部吧!”
    冰鹰北斗无奈,“真是笨蛋。”随后认真起来,“虽然想要邀请转校生来表演部,但是我们的部长是变态,所以只能抱歉了。”
    这时,游木真说话了,“要不,杏来网球部吧!”
    游木真发现杏的目光转移到了自己身上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不与杏对视,“嗯……网球部的训练不是很剧烈,部长人也很好,所以,来网球部吧!”游木真的声音低了下来,“而且,我也想和杏搞好关系啊。”
    杏听着游木真的话,想起了那个金发的前辈,红色的眼睛,完美的五官,可爱的样子,却十分可爱,都是……自己喜欢的样子……
    回过神来,游木真正一脸期待地看着杏,心里一动,“游木君,我可以加入网球部么?”
    ……一片寂静……
    随后,明星不甘的声音响起,“啊,真是狡猾啊,阿木。可以和小杏多相处,不要出轨啊。”“诶?成功了?本来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居然成功了?啊,明星君在说什么傻话啊,不会出轨的。”“烦死了,呆瓜二人组,安静点,不要说傻话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杏笑了,这样,就可以离你更近了吧。

仁兔成鸣
    网球部训练时间
    仁兔一边练习着,一边时不时瞟一眼部室门口。杏怎么还不来啊。
    “喂喂,成喵,心不在焉啊,难得我陪你练习,真是超~烦人。”濑名泉不满的发着牢骚,“话说游~君怎么还不来啊,真是让哥哥好等啊。”
    说着,网球部室的门打开了,游木真和杏一同走进来,一直不善和女孩子交流的游木真正在和杏介绍网球的诸多事宜,将这一切看在的仁兔眼里划过一丝失落。
    另外一边,濑名泉带着灿烂笑容却难掩周身的危险气息,走向杏,“我说,你可以离我的游~君远些么?居然和游~君那么亲近,明明我还没有和游~君那么亲近,走这么靠近游~君我就把你从天台上扔下去哦。”
    杏有些失措,不知该做什么,这时,游木真突然将杏护在身后,颤抖却不失勇气的说,“泉前辈,不要说这么危险的话啊。”
    濑名泉闻言,危险气息更甚,“哦?是么?”濑名泉看看游木真,再看看杏,开口道,“我说,转校生你该不会是因为游~君才加入网球部的吧……”
    濑名泉好像还要说什么,但是被游木真打断了,“泉前辈在说什么啊。”游木真的脸已经变得通红。
    这时,仁兔发挥了自己网球部部长的职责,“好了好了,泉亲不要为难转校生了。”


    正在杏因为濑名泉的话而不知所措时,一个可爱的声音传来解了杏的围:
    “好了好了,泉亲不要为难转校生了。”仁兔成鸣开口了。杏很开心,心仪的人解了自己的围,心里甜滋滋的。
    仁兔的下一句话却让杏跌入低谷,“真亲也会很困扰的。”
    杏垂下眼眸,是因为游木君为难才会开口么?

仁兔成鸣
    自杏参加网球部后,仁兔觉得与杏的关系越来越僵了,却不知原因是什么。就这样迎来了 怪盗VS侦探 梦幻祭。
    能够参加这次梦幻祭,还真是多亏了杏从中调和,Ra·bits是新晋的偶像团体,十分稚嫩,无法和knights这样的强豪组合同台演出,但是杏却给了Ra·bits这样一个机会,一个增加组合名气的机会。
    仁兔看着认真确认舞台事宜的杏,已经,成长成一个出色的制作人了啊,更让人移不开视线了啊。
 
登台之际
    仁兔走在最后面,然后在给队友加油打气的杏面前停住,“杏……”


    在梦幻祭开始之前,杏在给Ra·bits打气,为什么要给他们打气呢?
    原因很简单啊,我是制作人,要对偶像们负责。
    不对,杏说了谎,杏给这个组合加油,只有因为喜欢的人在这个组合罢了,想办法让Ra·bits参加这次梦幻祭,也只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而已。
    可是,仁兔前辈,好像一定都不喜欢我呢,在网球部也是,和我……很疏远。
    登台之际,仁兔前辈在我面前停住,“杏……”
    前辈……打算说什么?
    “谢谢你,给我们组合这个机会。”
    啊啊,原来只是为了向我表达感谢么?杏低下头,借以掩饰失落。
 

仁兔成鸣
    “谢谢你,给我们组合这个机会。”
    糟糕,仁兔心想,明明是想表达自己的心意的,却……
    仁兔看见杏低下头,然后细小却清晰的声音穿进耳朵,“没事的,我是制作人,本就该为偶像多着想。”
    “啊……”仁兔不知该说些什么,气氛很尴尬,这时,队友催促仁兔入场,仁兔什么都没说,将后背留给杏,离开了。


    “没事的,我是制作人,本就该为偶像多着想。”
    杏的大脑自说完这句话后,就停止了运转,脑子里只有一行加粗的字: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。
    口是心非,说得就是这种人了。
    等杏回过神来,只能看见仁兔的背影了。
 

仁兔成鸣+杏
    仁兔(杏)看了一眼杏(仁兔)的背影 ,偶像和制作人……吗?
    仁兔(杏)闭上眼,只是这样的关系,完全不够啊。
 

抱歉,这篇文章欠了这么久。
本来已经写好了,但是在后来检查的时候又有了新的想法,于是进行了大量的修改,所以,原来的结局已经不能让我满意了,奈何今天没有时间再该下去,就将这篇文章分成两部分发。这是第一部分(也是虐的一部分),第二部分很快(大概)
最后,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
   

黄昏之时

黄昏之时
零杏
这次是全文
私设不可避免

    朔间零醒来,却又感觉没有醒来,意识很清醒,但身体很重。
    朔间零睁眼,发觉自己处于一个空旷、洁白的空间。我在哪里?
    朔间零按了按发涨的脑袋,是梦吧?
    朔间零突然发现眼前那片洁白的空间愈发的亮,那里,好像存在一个,自己迫切要了解的真相。
    朔间零抬脚,向那里走去,光越来越亮,朔间零闭上眼。

    再次睁眼,朔间零已经来到了自己十分熟悉的,放着一个大大的棺材的部室。
    朔间零看到了那时的自己、被绑着扔在角落的晃牙、葵兄弟以及小姑娘……
    此时的小姑娘,换上了轻飘飘的裙子,被自己审视着,尽管歌声生涩、舞步僵硬,却乖巧地按照葵的指示行动。不管看多少遍,都是非常的可爱呢!
    朔间零走过去,伸手摸向杏柔软的头,但伸出的手穿过杏的身体。对了,这,是梦啊!朔间零的眼里划过失望之色。
    朔间零只能默默看着,看着trickster的人闯进来,晃牙挣脱绳子……一切都如自己记忆发展的那般。
    不对,有哪里不对。
    明星昂流带着杏离开的那时,牵住了杏的手。啧,真是碍眼,想要把那两只手分开啊。
    不,重点不是在这里,重点在杏。
    杏在离开时,看了一眼那时沐浴在夕阳下的朔间零,眼里亮亮的,真是,十分的美丽。
    朔间零皱眉,难道……不对,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。

    与此同时
    杏盯着皱着眉的朔间零,难道,做了不好的梦吗?杏伸手,抚平朔间零的眉头,前辈,快点醒来吧,我还有必须要告诉你的重要的事要说呢!

    朔间零感到头很痛,不经闭上眼,再次睁开,已经到了S1结束的第二天。
    此时,天祥院英智已经对Undead公开处刑,朔间零遇见了trickster和杏,杏看着垂头丧气的朔间零,眼里流露的,不止是担心,还有……爱慕……
   
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之后的朔间零,回顾了执事咖啡厅、海贼祭、万圣节……
    在感慨小姑娘对自己居然有自己对小姑娘那般的,一样的感情的同时,也在恼怒自己的迟钝。
    直到,朔间零回想起这次梦幻祭的事。

    这次的梦幻祭是杏一手策划的。
    不管是策划也好,服装也好,还是舞台。都不得不让朔间零钦佩杏的成长,已经,是一个优秀的制作人了啊。
    彩排时,杏认真地向Undead说着注意事项。
    朔间零注视着专注的杏,真是让人离不开视线的小姑娘啊。
    这时,一根柱子朝着杏的方向倒去,朔间零看着那时的朔间零瞳孔紧缩,身体快于意识,一把将杏推开,自己却没有躲开,被柱子击中。
    朔间零听见杏惊慌的声音,按了按头,是了,这便是头疼的原因了吧。
    都到了这里,梦也差不多该醒了吧。据说,做的梦,十之八九就会记不起来,但是这份感情,是不会变的,朔间零笑了,然后闭上眼。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

    头疼欲裂,是朔间零现在唯一的感觉。
眼皮很重,睁开眼费了朔间零很大的力气,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夕阳西下,已经是黄昏之时了。这是哪里?吾辈为什么会在这里?朔间零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闻到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    医院?
    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突然,朔间零感到手边有什么柔软的东西,动动手指,舒服的触感让朔间零不舍得放开。不对,这手感?
    朔间零吃力的扭过头,终于看到那柔软手感的真面目——杏。
    杏正在床边睡得正香,让人不忍心打扰,朔间零感觉头更疼了,到底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朔间零的视线停留在杏身上良久,突然,鬼使神差地,朔间零的手放在杏柔软的头发上,轻轻揉了一把。却不料惊醒了睡梦中的杏,杏迷迷糊糊抬起头,“朔,朔间前辈?”
    朔间零的动作顿住,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啊。

    这个时候,杏清醒过来。
    朔间零仿佛看到了世界最美的景色,从杏的眼睛里。
    杏坐起身,握住朔间零逐渐滑落的手,贴在脸上,喜极而泣,“前辈,你终于醒了,你已经睡了三天了。”

    朔间零在剧烈的头疼中想起了三天前,在新搭建的舞台上彩排时,一根没有安装牢固的柱子倒向杏时,自己奋不顾身推开杏,自己却来不及逃开……

    朔间零接住杏的眼泪,眼泪炽热且沉重,朔间零认为这是自出生以来接到的最珍贵的东西了。
    “小姑娘,别哭了。”声音比朔间零想象中的更沙哑,“吾辈这么做,就是不想看见小姑娘哭啊。”
    朔间零抚上杏的脸庞,擦去杏的眼泪。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和爱恋,“吾辈不想看见吾辈心爱的小姑娘受伤啊!”

    杏呆了一下,随即破涕而笑,“前辈不知道么?”
    杏顿了一下,“我呀,喜欢前辈。”
    杏握住朔间零的手,“嗯,最喜欢了。”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❤❤
有什么意见欢迎指出☆
另外仁杏已经构思好了,只需加以润色就可以,敬请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