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笙

零杏 黄昏之时


零杏
这只是构思的结局,全文可以要再晚一些,也可以当短篇看
私设不可避免

头疼欲裂,是朔间零现在唯一的感觉。
眼皮很重,睁开眼费了朔间零很大的力气,夕阳西下,已经是黄昏之时了。这是哪里?吾辈为什么会在这里?朔间零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闻到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医院?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突然,朔间零感到手边有什么柔软的东西,动动手指,舒服的触感让朔间零不舍得放开。不对,这手感?
朔间零吃力的扭过头,终于看到那柔软手感的真面目——杏。
杏正在床边睡得正香,让人不忍心打扰,朔间零感觉头更疼了,到底,发生了什么?

朔间零的视线停留在杏身上良久,突然,鬼使神差地,朔间零的手放在杏柔软的头发上,轻轻揉了一把。
却不料惊醒了睡梦中的杏,杏迷迷糊糊抬起头,“朔,朔间前辈?”
朔间零的动作顿住,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啊。

这个时候,杏清醒过来。
朔间零仿佛看到了世界最美的景色,从杏的眼睛里。
杏坐起身,握住朔间零逐渐滑落的手,贴在脸上,喜极而泣,“前辈,你终于醒了,你已经睡了三天了。”

朔间零在剧烈的头疼中想起了三天前,在新搭建的舞台上彩票时,一根没有安装牢固的柱子倒向杏时,自己奋不顾身推开杏,自己却来不及逃开……

朔间零接住杏的眼泪,眼泪炽热且沉重,朔间零认为这是自出生以来接到的最珍贵的东西了。
“小姑娘,别哭了。”声音比朔间零想象中的更沙哑,“吾辈这么做,就是不想看见小姑娘哭啊。”
朔间零抚上杏的脸庞,擦去杏的眼泪。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和爱恋,“吾辈不想看见吾辈心爱的小姑娘受伤啊!”

杏呆了一下,随即破涕而笑,“前辈不知道么?”
杏顿了一下,“我呀,喜欢前辈。”
杏握上朔间零的手,“嗯,最喜欢了。”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❤❤
有什么意见欢迎指出☆
其实这篇早就想写了,但因为零是本命所以酝酿了许久。
另外其实最近计划了一篇泉杏写了一半又卡文了,愁。
如果有什么想看的可以点文啊,只要是乙女向就会试试的,欢迎勾搭啊~

评论(4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