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笙

黄昏之时

黄昏之时
零杏
这次是全文
私设不可避免

    朔间零醒来,却又感觉没有醒来,意识很清醒,但身体很重。
    朔间零睁眼,发觉自己处于一个空旷、洁白的空间。我在哪里?
    朔间零按了按发涨的脑袋,是梦吧?
    朔间零突然发现眼前那片洁白的空间愈发的亮,那里,好像存在一个,自己迫切要了解的真相。
    朔间零抬脚,向那里走去,光越来越亮,朔间零闭上眼。

    再次睁眼,朔间零已经来到了自己十分熟悉的,放着一个大大的棺材的部室。
    朔间零看到了那时的自己、被绑着扔在角落的晃牙、葵兄弟以及小姑娘……
    此时的小姑娘,换上了轻飘飘的裙子,被自己审视着,尽管歌声生涩、舞步僵硬,却乖巧地按照葵的指示行动。不管看多少遍,都是非常的可爱呢!
    朔间零走过去,伸手摸向杏柔软的头,但伸出的手穿过杏的身体。对了,这,是梦啊!朔间零的眼里划过失望之色。
    朔间零只能默默看着,看着trickster的人闯进来,晃牙挣脱绳子……一切都如自己记忆发展的那般。
    不对,有哪里不对。
    明星昂流带着杏离开的那时,牵住了杏的手。啧,真是碍眼,想要把那两只手分开啊。
    不,重点不是在这里,重点在杏。
    杏在离开时,看了一眼那时沐浴在夕阳下的朔间零,眼里亮亮的,真是,十分的美丽。
    朔间零皱眉,难道……不对,应该是自己的错觉吧。

    与此同时
    杏盯着皱着眉的朔间零,难道,做了不好的梦吗?杏伸手,抚平朔间零的眉头,前辈,快点醒来吧,我还有必须要告诉你的重要的事要说呢!

    朔间零感到头很痛,不经闭上眼,再次睁开,已经到了S1结束的第二天。
    此时,天祥院英智已经对Undead公开处刑,朔间零遇见了trickster和杏,杏看着垂头丧气的朔间零,眼里流露的,不止是担心,还有……爱慕……
   

    …………
    之后的朔间零,回顾了执事咖啡厅、海贼祭、万圣节……
    在感慨小姑娘对自己居然有自己对小姑娘那般的,一样的感情的同时,也在恼怒自己的迟钝。
    直到,朔间零回想起这次梦幻祭的事。

    这次的梦幻祭是杏一手策划的。
    不管是策划也好,服装也好,还是舞台。都不得不让朔间零钦佩杏的成长,已经,是一个优秀的制作人了啊。
    彩排时,杏认真地向Undead说着注意事项。
    朔间零注视着专注的杏,真是让人离不开视线的小姑娘啊。
    这时,一根柱子朝着杏的方向倒去,朔间零看着那时的朔间零瞳孔紧缩,身体快于意识,一把将杏推开,自己却没有躲开,被柱子击中。
    朔间零听见杏惊慌的声音,按了按头,是了,这便是头疼的原因了吧。
    都到了这里,梦也差不多该醒了吧。据说,做的梦,十之八九就会记不起来,但是这份感情,是不会变的,朔间零笑了,然后闭上眼。

   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   

    头疼欲裂,是朔间零现在唯一的感觉。
眼皮很重,睁开眼费了朔间零很大的力气,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夕阳西下,已经是黄昏之时了。这是哪里?吾辈为什么会在这里?朔间零盯着洁白的天花板,闻到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    医院?
    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突然,朔间零感到手边有什么柔软的东西,动动手指,舒服的触感让朔间零不舍得放开。不对,这手感?
    朔间零吃力的扭过头,终于看到那柔软手感的真面目——杏。
    杏正在床边睡得正香,让人不忍心打扰,朔间零感觉头更疼了,到底,发生了什么?

    朔间零的视线停留在杏身上良久,突然,鬼使神差地,朔间零的手放在杏柔软的头发上,轻轻揉了一把。却不料惊醒了睡梦中的杏,杏迷迷糊糊抬起头,“朔,朔间前辈?”
    朔间零的动作顿住,真是可爱的小姑娘啊。

    这个时候,杏清醒过来。
    朔间零仿佛看到了世界最美的景色,从杏的眼睛里。
    杏坐起身,握住朔间零逐渐滑落的手,贴在脸上,喜极而泣,“前辈,你终于醒了,你已经睡了三天了。”

    朔间零在剧烈的头疼中想起了三天前,在新搭建的舞台上彩排时,一根没有安装牢固的柱子倒向杏时,自己奋不顾身推开杏,自己却来不及逃开……

    朔间零接住杏的眼泪,眼泪炽热且沉重,朔间零认为这是自出生以来接到的最珍贵的东西了。
    “小姑娘,别哭了。”声音比朔间零想象中的更沙哑,“吾辈这么做,就是不想看见小姑娘哭啊。”
    朔间零抚上杏的脸庞,擦去杏的眼泪。眼里是化不开的温柔和爱恋,“吾辈不想看见吾辈心爱的小姑娘受伤啊!”

    杏呆了一下,随即破涕而笑,“前辈不知道么?”
    杏顿了一下,“我呀,喜欢前辈。”
    杏握住朔间零的手,“嗯,最喜欢了。”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❤❤❤
有什么意见欢迎指出☆
另外仁杏已经构思好了,只需加以润色就可以,敬请期待。

评论(2)

热度(47)